Share Button

從生物角度,生物體發展出思維能力,是為了存活、延續生命和提升存活機率。

人類發展出複雜的認知功能,能夠預料、設想一些未發生、看不見的情況,或超出自己的生活圈子、空間的事情,亦是因應這種需要。

而這樣做,除了簡單一句「好奇心」或「求知欲」,背後亦包含了想解除對來自生存在中不知道、不確定因素的焦慮感這個原始目的。人類才會開始思索如宇宙、存在主宰等等課題。不然,人類簡單安住在存活中,生存或死亡都不造成困擾,也沒有動機去想到冥冥中有否主宰、宇宙裏有否終極審判這類課題。

人類歷史上出現過的一些學科,它們的成立之初的原動力,如其說是「好奇心」或「求知欲」的話,不如說為了消除這種對於「不知道」、「不確定」的焦慮感。

可是,假如從實際解決或處理問題或困難這個角度的話,有些學科所提供的答案,早已完成了它們的歷史任務。

例如一些在現代科學、醫學、心理學成立之前,試圖在沒有別的驗證方法、工具和事實下,單靠「思想」去處理或解決這些方面的難題的學科。

例子是今天,相信很少人會再相信的體液學說(Humorism、Humoralism或Humorae theory)。

人類單靠想法去解決難題,這種努力,漸漸形成成學科。

由早期希躐哲人發現的一些思維原則,漸漸形成學科、門派。

它們提供多種角度讓人們探索存在有關的不同課題:宇宙、世界、社會、政治、溝通、心理、醫療、教育、管理、道德、生死…等等等等。然而,在很多方面,作為一門專思考問題的學科,漸被更「有效」的學科代替。

解決或處理現實中的真實問題或困難的完整思維流程,包括(但不限於)發現問題/需要、定義問題/需要、尋求可能成因、尋找可能方案、評估並改善方案、執行方案等等一系列認知及解難環節會涉及。

例如,教育工作者面對某個學童的行為問題時,需要先辨識到他的問題所在,而要尋求問題的有效解決方法,就必需正確地定義問題及成因,不然所採用的方法不但不會奏效,更有可能令問題更複雜、難攪。

在任何領域具實務經驗的人士,都有其工作哲學,即是他對這個領域的高層次思想、看法。但在處理真正個案、問題時,不管採用那套哲學,思維是否有效,在於能否達致預期結果。

例子,處理某個學童案的打人行時,可以根據理由假設學童無法表達需要而感到挫敗,也可以假設他的父母對他管教不夠嚴厲。假如只是在理論層面探討,只要理據充份,則兩者都可以講得通。

可是,若要處理方法奏效,那個看法較接近事實就非常重要了。而事實上,亦可從實際結果驗證。

假如前者屬實,那麼,只是一味嚴加管教,只會加強個案挫敗感及他的反叛行為;但當個案學會怎樣表達需要,他的打人行為將大大減少。

因此,處理真實情況跟只是理論層面上探討不同之處,在於推論過程中不單需要講理據,更要細心觀察和考慮多方面的證據,並作有效測試,以驗證假設是否切合事實。

迷失在推論過程,不願意用實際結果去測試理論,會導致人們否定有所謂「事實」的存在,所作的推論能否達致有效的做法、方案亦無所謂。

當然,過份著眼目的或結果亦容易導致便思(heuristic thinking),即但求就手、方便的想法而不作深究,這樣亦很容易做錯判斷、決定。

有效思維看傳統學科的態度,就像李小龍的截拳道思想對待傳統格鬥系統的態度那樣。

傳統學科留下的基礎訓練如數學、物理、邏輯等仍然有效,可是現實裏任何一個現象所涉的變項及它們之間的交互關係,卻極度複雜且不斷變動,令很多真實問題無法簡單地運用任何傳統知識能夠解決、解答。
面對全新問題,不管所受的什麼學科的訓練,靈活的思維能力是解決或處理問題的重要元素,而不是積累了多少他人的意見、看法。這是用知識處理真實情況及問題,及在案頭埋首書本字識之間的重大分別。

Related Posts

快樂學三部曲 : 第二部
快樂學三部曲(一)
工作心流是個偽命題?
正念是為了看清事實,看清事實則是為了去除自我中心認知
自我中心乃衝突之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