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錄象 x 鋼琴獨奏的 : 兔仔的圖象琴譜

Share Button

如果影象配合音樂,讓流動的畫面傾注感情與音樂一同演奏,音樂錄像本身又可否說成是樂器的一種呢?又或者具像定形的畫面,會破壞音樂的虛無想象,甚至背叛音樂的純粹呢?

音樂,是時間的藝術;繪畫,是圖象的藝術。前者抽象,摸不到觸不到亦看不見,但你能聽到,而且會在腦海浮現畫面;後者具象,有顏色有風境,沒有聲音沒有動靜,但又仿佛有動感有跳躍。

插畫家Oychir再次與鋼琴演奏家熊韋皓,以鋼琴音樂為依據配上手繪及泥膠影象,於四月在歷史建築諸聖座堂舉行音樂會,演出三首樂曲,以兔仔為主角述說故事。

40929158_10156732224054485_8104555368601878528_n
曲目(一)《童年即景》舒曼
十八世紀浪漫主義德國作曲家舒曼,在他認識天才鋼琴家克拉拉時,她仍是小朋友,至後來他們兩人結了婚,就作了這首《童年即景》。這曲包括了十三首小品,描述了十三個童年回憶的情景,例如捉迷藏、打瞌睡、發夢⋯⋯

40867187_10156732213004485_519724371762216960_n
曲目(二)《鋼琴小品》,作品編號118 布拉姆斯
再說舒曼,他人到中年的時候認識了年青時的布拉姆斯(浪漫主義中期德國作曲家),收了他為徒,並邀請他住在自己的家,方便教授。然而舒曼健康漸差,布拉姆斯就幫忙照顧克拉拉及他們的兒女。
而這首歌是布拉姆斯年老時所寫,當中旋律,時而熱情奔放,時而傷心失落,有時激動有時平靜,最後又悲痛終結,就好像憶述當時和克拉拉相處的一段時間。

53295606_10157155521109485_6536174792620376064_n
曲目(三)《仙子的花園》拉威爾
最後一首歌,由二十世紀法國作曲家拉威爾所作,由以上兩首德國作曲家的浪漫主義作品,模模糊糊就來到一個印象派的仙子花園,在仙子花園內,有兔子、太陽、月亮、金平糖,還有大腦神經元細胞!

姑且看看錄像如何令音樂實在、音樂如何令錄像生動。

音樂會資料:
兒童節特備節目—兔仔的圖象琴譜
2019年4月6日(星期六)
下午3時
旺角白布街11號(香港聖公會諸聖座堂)
免費入場(登記優先入場:https://www.eventbrite.hk/e/children-festival-special-rabbitbbits-music-book-the-celeste-concerts-registration-55625810296
facebook event page :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921249561411133/?ti=icl

facebook.com/celesteconcerts
查詢電話 2385 4111

e-Handbill April 6_Front

e-Handbill April 6_Back

Related Posts

演奏家需要有自我嗎?
混沌太虛:巴哈的《平均律》
古典音樂的基石,全套巴哈《平均律》
兒戲的音樂算不算是音樂?
青春夢幻版《紅樓夢》登上國際最大插畫舞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