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者之山 — 探索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富士登山文化

Share Button
富士山 | 河口湖 | 日本 | Feb.2017

富士山 | 河口湖 | 日本 | Feb.2017

十月一個清晨,在河口湖包圍著白霧晨氣的路上,迷濛得像夢境。天色漸漸由陰藍轉白,大概已是破曉時份了吧,晨霧如輕煙漂流,仙氣雲繞之間,我隱若看到一個潔白而高聳的山峰 — 灑上粉嫩晨光的雪富士慢慢露出頭來,那是秋季的富士山冠上初雪的第一場表白。
仰望著駕在雲霧的山頭,感覺神奇。在變幻之中,富士山依然堅定地不動不移,即使已攀登過那海拔3776米的山上,現在的我還是在想,那裡是我這般凡人能踏上的境地嗎?
富士山的寫生小作 by Hoi | July.2017

富士山的寫生小作 by Hoi | July.2017

富士登山狂熱
作為日本的第一山,富士山身份從來不輕,除了是很多日本人認為一生中必登的山,自2013年登錄世界文化遺產後,登山潮流更是熾熱,每年盛夏開山季節的登山客絡繹不絕,包括不少來自世界的海外旅客,也希望一嘗攀上日本最高的滋味。雖然現在距離登山季節還有好幾個月,不過在網路上已看到有不少人相繼為今年登山作準備了。
也許每個人選擇攀登富士山都有他們各自的理由。看作是攀上頂點的體能運動也好,想看最高峰的風景也好,視為極限挑戰甚至磨練身心的機會也好,無論理由是什麼,如果沒有認識富士山作為日本人心中聖山的登山文化,沒有理解到她的獨特性,即使登頂到此一遊了,就這樣錯過了富士登山的精神意義的話,也確實會是種可惜和遺憾。
富士山頂 | 日本 | July.2017

富士山頂 | 日本 | July.2017

富士山與山岳信仰
富士山能夠成為日本的精神象徵,原因一定不只是山的高度而已。地理位置上,她位在日本主要群島的正中間,外型對稱,且獨立於高地,美麗而莊嚴,有種孤高神聖之感。山之巨大,不只是她擁有的雄偉之姿,自古以來富士山反覆噴發、流出熔岩,在巨大自然能量震懾之下,亦成為人們心中敬畏和尊崇的偉大對象。奉著「山岳信仰」的古民眼中,富士山是神明的居住場所,於是為了鎮住火山噴發,人們在山下修建「淺間神社」,誠心向山神祈求平安,也待火山活動靜止後,從以前遠遠的遙拜慢慢發展為登山參拜,具規模的「富士信仰」亦因而形成。
其實富士山對上一次的大型火山噴發,距今也只是三百多年前的事,加上近年日本火山活動頻仍,雖為一座暫時休眠的活火山,她對人類的威脅依然存在。即使如此,直到今天,人們依然居住在富士山身旁,一邊對她敬畏著,也一邊因富士山賜予當地生命泉源而心存感恩。也許跟很多世界高峰不一樣,富士山不是那種難以尋訪、身在秘境的高山,而是與人共同生活,受人崇仰且又看顧著人們的靈山。
天上山公園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天上山公園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加深了解富士山的幾個推薦場所
說富士山是「神的領域」,可不只是精神信仰上的講法。在現實的界域上,富士山橫跨現今山梨縣和靜岡縣的邊界,然而山頂 (本八合目以上) 卻不屬於任何一個縣,而是歸「富士山本宮淺間大社」所有,亦即是由「神」掌管的區域。記得當時快到山頂,沿著岩石路穿過一個又一個鳥居,回望剛才腳下的世界被雲海所蔽,那時感覺真的有像從人類的俗界走上聖域,萬般感動。
去年因工作假期而踏上一趟較長的富士山旅程,遊歷過關東一些地方,也在富士五湖區域生活過幾個月,其間獲得不少的見聞和聽聞,都是意料之外的珍貴。若以「東京 ~ 富士五湖」的路線作基礎,則認為可以介紹幾個周邊場所,放在遊歷富士山的行程規劃,用以加深大家對富士山文化及富士信仰的認識,或許可以令未來的登山之旅更有質感更有趣。
富士山笠雲 | 河口湖 | 日本 | July.2017

富士山笠雲 | 河口湖 | 日本 | July.2017

場所一) 藝術中的富士:墨田北齋美術館
第一個推薦的場所,既不是在富士山附近,亦跟登山無直接關係,可是在這裡卻能探索到富士山於江戶時代在日本人心中的模樣。
「墨田北齋美術館」開幕於2016年冬天,裡面展出了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及其弟子的作品,當中包括描繪了富士山的代表作「富嶽三十六景 神奈川沖浪裏」和「富嶽三十六景 凱風快晴」。觀看北齋作品固然是重點,推薦這美術館亦因為私心喜歡「SANAA建築事務所」的建築作品。由「妹島和世」設計的墨田北齋美術館,外型簡潔利落,採用的霧面金屬鋼材柔和地反映周邊環境,外觀像連接天地,而建築體留有的三角缺口是美術館入口,至於走到裡面空間設計的驚艷,則留待大家親身體驗。
墨田北齋美術館 | 東京 | 日本 | Feb.2017

墨田北齋美術館 | 東京 | 日本 | Feb.2017

美術館選址現今東京墨田區,因為葛飾北齋享年有90歲裡頭,生活、創作都是在這裡渡過。他的作品描繪了江戶時期的庶民生活,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浮世繪風景畫亦曾為西方藝壇帶來一大震撼。北齋生活的年代,正是民間崇拜富士山的風氣最熾熱之時,他以富士山為題創作了與富士山相關的畫作,包括「富嶽三十六景 」系列,不多不少也因為受著這種氣氛感染。作品描繪了不同場所、不同氣象條件的富士山,又結合人們勞動、生活的場面,除了表現出富士山雄偉壯麗的景色,亦訴說了富士山跟平民之間的精神連結。
也許江戶時代離我們很遠,但透過藝術,我們彷彿可以穿越歷史,切身感受二百多年前富士山跟人們的共同生活,從欣賞靜態畫作增添對聖山的想像情懷。
墨田北齋美術館
神奈川沖浪裏 by 葛飾北齋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神奈川沖浪裏 by 葛飾北齋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場所二) 遙拜的場所:富士塚、高尾山
在交通不便的年代,攀登富士山對人們來說可是一件很困難的事,距離之遠和費用之高都不是人人所能負擔,於是民間出現了「富士講」的登山團體,讓登山之事變得更有規模,更容易實現。可是,對於老弱的人,甚至是被禁足登山的女性,依然是難以親身登山參拜,所以「遙拜」的方式在民間仍然盛行,「登拜」就由被選中的富士講成員和修行者去為大家進行。
我跟富士山也算是有緣,到達東京的第一天,就無意間住了後園建有「富士塚」的古老民宿。富士塚是由富士山熔岩推砌的富士山模型,高度約2-10米之間,山頂供奉著淺間大神,從前那些無法親臨富士山的人,可以在這裡對此作遙拜,也同樣能夠得到神的庇佑。
民宿Toco.的富士塚 | 東京 | 日本 | Feb.2017

民宿Toco.的富士塚 | 東京 | 日本 | Feb.2017

除此之外,這些人們還會到比較容易登的山參拜,位在東京近郊的「高尾山」就是熱門場所。高尾山比較有名的是供奉「天狗」,不過山上的藥王院內亦有「富士淺間社」供參拜,在山頂更可以朝見富士山。加上當時還有混合了山岳信仰和密宗的宗教「修驗道」大為流行,日本的一些山,如富士山、高尾山,都是「修驗者」的靈山修行聖地,高尾山亦被視為登富士山之前的一個登拜進發點。
高尾山現在離東京市中心只不過約一小時車程,交通方便之餘,又可以當作登富士山的熱身預賽。標高海拔599米的高尾山,有不同程度的登山路線,遊人可按自己能力選擇上下山路線。而最大路的一號路線是主參拜線,都是石鋪斜路和梯級,沿途會看到一關關代表「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六根清淨」石柱子,經過一座又一座的神社,走得愈高,心境愈清靜。一直在路上都不會看到富士山,終於,在到達終點的時候,尤如山神給予登頂的獎勵,富士山就在山脈的對岸出現了。
高尾山
高尾山 | 八王子 | 日本 | Feb.2017

高尾山 | 八王子 | 日本 | Feb.2017

場所三) 更徹底了解富士山: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
最近在富士宮新落成的「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位在「富士山本宮淺間大社」旁,因為有著非常獨特的「逆富士」建築造型,故此成了富士山愛好者之間的最新話題作。
除了這一座,其實在河口湖同樣有一座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早在2016年開幕,因為兩座館同名,因此前者稱為「靜岡縣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後者是「山梨縣立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若果登山是以富士宮登山路線出發,參觀靜岡縣館會是順線之內,而像我以吉田路線出發,在河口湖停留的話,則推薦到山梨縣的。
山梨縣立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山梨縣立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在山梨縣立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大家可以看到有關富士山的各種資訊,包括自然地理方面的知識,如富士五湖和青木原樹海的形成、富士山的氣象與生物物種,亦介紹富士山周邊的相關地點,如不同地區的淺間神社、登山路線等等。南館更加是為紀念富士山作為「信仰的對象」和「藝術的泉源」所登錄世界文化遺產而新設,說明了入選世界遺產的條件,以及富士山由初初火山爆發的形成,到現在擁有美麗自然資源兼文化價值的演變歷程。館內二樓以「御中道」作為靈感的格局 (以前富士講信者在富士山半山腰橫向圍繞一周的巡拜路線) 和配合四季節奏而變色的富士山模型裝置作品讓觀眾更投入其中,在獲得知識的同時亦有觀感上的享受。
山梨縣立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 (河口湖)

靜岡縣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 (富士宮)

山梨縣立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山梨縣立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場所四) 水修行秘境:母之白瀑布
說到富士山的瀑布,也許很多人都認識位於富士宮的「白絲瀑布」(白糸の滝),瀑布流水氣勢之大,壯觀得使其成為著名的觀光勝地。
其實,在河口湖後山的深山處也有一瀑布,名叫「母之白瀑布」(母の白滝),雖然只是小瀑布,但亦因為小,讓我們可以更接近。那地方被環木包圍,四周幽靜得彷似與世隔絕的森林秘境。瀑布前有一小神社,紅色小鳥居跟背後的流水白絲相映成趣。坐在石邊,聽著潺潺水聲,吹著水花灑起的涼風,好像腦袋被清空了般,只懂看著流水放空,雜念也一併流走。
三つ峠登山路線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三つ峠登山路線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瀑布跟河口淺間神社只半小時徒步距離,且沿路再上是「三つ峠」登山路線,不過地點不太熱門,普通遊客未必知道。能吸引到我前往的原因,是因爲知道這裡是以前富士講信者進行水修行的地方。
在16世紀後半期,富士講的開創人長谷川角行提出了「內八海巡」的修行方式,就是到富士山山麓下的八個湖泊進行日本傳統的修行方法「水行」,藉以將身心清洗,除穢垢去厄運。其後的信者也一直固定到八湖進行著這種水修行方式,其中八湖包括了富士五湖,即山中湖、河口湖、西湖、精進湖和本栖湖,而母之白瀑布就是河口湖的水修行場所。亦因為瀑布就在河口淺間神社的後山,信者在修行後,也會到神社為富士登拜作安全祈福。
母之白瀑布神社
母之白瀑布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母之白瀑布 | 河口湖 | 日本 | Nov.2017

場所五) 真.吉田登山道起點: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
富士山共有4條登山路線,分別是「吉田路線」、「須走路線」、「御殿場路線」和「富士宮路線」。日本人把山分成十等份,每一站就是一個「合目」,到山頂就是十合目。現代交通方便,人們前往登山,大部份都是乘車到山的一半,由「五合目」登山口開始攀登。除了御殿場口新五合目的高度比較低 (海拔1450米),其餘的三個登山口都是海拔2000米或以上,這樣實在省卻很多時間和體力,亦更符合大多數人的能力範圍。
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 | 吉田 | 日本 | Oct.2017

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 | 吉田 | 日本 | Oct.2017

無論是現代或是古代,在幾條登山路線中,都以吉田路線最為熱門。古人沒有乘車的福利,得從起點爬足全程,而吉田路線的起點就在全國1300座淺間神社中地位最高之一的「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由神社的海拔850米登上山頂3776米,攀爬接近3000米的高度,絕不是欠缺毅力和信念的人所能辦到的事。

擁有悠久歷史的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本身是遙拜的場所,隨著登拜發展,更成為了重要的傳統登山起點。跟富士講淵源尤其深厚,以前富士講信者登山都會經過這裡,神社的神職人員「御師」會為信者祈福,並為他們的登山旅行作準備。神社在1730年代更得到富士講的捐贈,為建築群進行大規模的修復,成為今天的模樣。現在每年7月1日,神社都會舉行「開山祭」,在8月26日、27日亦有著名的「吉田火祭 / 鎮火祭」,可見無論是「有形」或是「無形」方面,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都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財產。

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
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 | 吉田 | 日本 | Oct.2017

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 | 吉田 | 日本 | Oct.2017

攀登富士山的信念

對富士山信者來說,每一次向神的領域登山參拜,都是一個「擬死」的過程,無事平安歸來,就是一場「重生」。登山者身穿跟死人裝束一樣的白色行衣,手持金剛杖,一邊登山,一邊唸著「六根清淨」,除了是修練,也祈求平安幸福。

現代的富士登山的宗教成份雖然減卻,登山客亦未必為信仰而行,但登山之途絕不簡單,心裡必然需要持著一份信念步步前進。之前日本同事問到我可知道富士登山最老的人幾歲?曾經有人猜八十,亦有人猜八十多,我認為日本人長壽,猜一百。答案是,一百零一歲。那位老伯伯由九十六歲開始爬,因為他覺得富士山上是最接近他妻子的所在,亦即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金剛杖上「六根清淨」的燒印 | 吉田路線 | 日本 | July.2017

金剛杖上「六根清淨」的燒印 | 吉田路線 | 日本 | July.2017

富士山走過多年歷史,經歷反覆噴發,景色壯麗且神秘,結伴著變幻莫測的天氣,但巨大的山依然堅定不移。在山下的我只得仰望、想像,心中疑惑,有天能夠登上山峰嗎?此時,富士山就成了一個夢想,在追尋的過程,必得修補身心,提煉毅力,保持意志。

有人說爬富士山不難,有人說過程痛苦不堪,亦有人不明白富士山有什麼特別。其實山的高,山的大小,一切價值都是在乎自己心胸的廣度有多少。對大自然懷著謙卑恭敬的心,心有多廣,山就有多大。這就是富士山給予我的領悟,也是登山必備的行裝。

富士山 | 河口湖 | 日本 | Oct.2017

富士山 | 河口湖 | 日本 | Oct.2017

Related Posts

《爭寵》- 最鍾愛的
太極拳與信仰
巴士底 – 那些年法國的自由革命
意大利科莫湖濱散記
勃朗特三姊妹的歌德故居與墓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