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Button

胡亂放生,等於大開殺戒

某宗教團體「放生」,把大量巴西龜丟進鹹水海,要勞煩救生員划艇救援。撈上來的巴西龜多達三百多隻,據2016年9月初的資料,尚有200多隻龜在愛護動物協會,急尋市民領養。

這個舉辦「放生」活動的宗教組織,並非為人熟悉的團體,而是在葵涌工業大廈單位內的「觀音堂」,門口沒有招牌,職員拒絕記者採訪。團體的背景,我們所知不多,但胡亂「放生」等如大開殺戒,這一點毫無懸念。巴西龜是淡水龜,在海中無法存活;據說船上「善眾」還雙手合十,他們在祈福?還是在贖罪?

說穿了,這些「善眾」不過是自欺欺人,為了自己良心好過,盲目行事,連淡水龜鹹水龜都未搞清楚,便一桶桶倒落海。某些宗教團體看穿了「善眾」的心理,挑起他們內心的恐懼、罪惡感,用最方便的方法,付錢買一堆龜、租一條船,便能自我感覺良好地「放生」「做善事」,其實只是做了兇手,和遭歛財的「冤大頭」。

親身目睹一次愚昧的放生

說起來,我也見過一次滑稽又悲涼的「放生」活動︰某次路經北角碼頭,見到一班人圍著一桶桶生猛海鮮誦經,想來是稍後放生所用的。但就在這班人的旁邊,便有幾個人拿著魚網、釣魚工具——幾百元一斤的蘇眉龍躉,你來放生,我來收穫。滿足「良心需要」和滿足「口腹之慾」,有時竟沒有分別,而魚只是彼此的工具。

鳥也是「被放生」的常見受害者。香港曾試過郊外發現大批雀鳥死亡,惹來禽流感恐慌,調查後原來是被放生的小鳥,因不適應野外環境,一場大雨後便命喪當場。更可怕的是,商人窺中了「放生」的「市場」,大量捕捉、生產、轉售放生鳥,造成「放生團體訂貨→大量野鳥被抓→批發→零售 →放生→死在野外」的連鎖,而不少鳥兒在運送或囤積時斃命。「放生」一隻鳥,背後可能是十多隻鳥兒的傷亡,這不算「善行」。

「放生」,表面上是放動物一條生路,但更多是為了放生者的心理需要。背後操作的「宗教團體」,要藉著這些活動聚眾聚財,當然把放生者的「善行」捧上天。大家各取所需,都舒服了,安樂了,動物的生死禍福,便不再重要。
要「聰明放生」,真的那麼難嗎?正如愛協所說,「放生不如做義工」,如真的希望改善動物生存狀況,何不到各大小動物團體幫忙?又或者,「放生不如食素」,直接減少農場動物數目,令更多動物得益。還是,「放生者」覺得做義工責任太大,食素又不太情願,寧願付錢出海遊船河,順便帶個「放生」的光環﹖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動物公民:放生不過是光環〉

 

Related Posts

最瘦場主,助人助動物,動物的幸福中轉站
貝多芬與巴哈,由神性轉生成人性
[治癌新法] 港大改造沙門氏菌 動物率先受惠
書序率先分享:《宗哲對話錄》自序
那雙眼迷人:人類與動物視力大比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