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Button

幾天前筆者拜讀了《以大陸現在的體制跟文化,中國不會成為科技強國》一文,當中多次對比中國和各國在科學、科技發展上的表現。一句總結文章的中心思想:缺乏獨創技術的中國,不能被稱為科技強國;而獨裁體制下創新亦不太可能。

篇幅有限,筆者無意詳細探討獨裁政制下的創新活動。在英美留學第六個年頭的我,只是希望分享一下見聞,懶散地回應文章提到的幾點。

 

中國超級電腦不值一談?

文章對超級電腦有所著墨,正中筆者下懷。筆者現為美國南加州大學物理博士生,一邊進行研究,一邊亦修讀了中野愛一郎 (Aiichiro Nakano) 教授的電腦科學課堂。中野團隊作為高效能運算研究的表表者,被美國能源部點名成為優先使用下一代超級電腦 “極光號” (Aurora) 的十個團隊之一。教授跟學生們提到相關發展時,有一點特別引人注目。

其實,美國行內非常妒忌中國的 “神威-太湖之光” 超級電腦,並將其視作直接競爭對手。“神威” 在 2017 年 11 月的 TOP500 競賽裡,繼續衛冕“全球最快”的地位。相比下,美國電腦只能排到第五名。而由於 Intel 公司停止開發極光號計劃採用的 Knights Hill 處理器,美國國家層面高效能運算的前景暫時不明。總言之,中國和其他國家之間,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文章同時認為 “神威” 雖然 “更新更快”,但沒有獨創技術內涵,不值一提。筆者雖然不是專家,但經過課堂的耳濡目染,也了解到要串連起幾萬、甚至是幾十萬顆中央處理器是多麼艱難。怎樣在海量處理器之間平均分配工作、並減少部件互相溝通而帶來的延遲,這是研究院的課題,而且時時改進。中國研究人員完全用自家的軟、硬件串連起 “神威” — 甚至連 GNU 開源軟件都沒有用到 — 其實非常了不起。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美方人員考察 “神威” 後作出的報告。另外,中野教授亦邀請了曾經參與 “神威” 開發的同學作短講,讓班上了解到其中的曲折。

 

不同國家創新時針鋒相對?

文章以國家作為單位,比較各國制度下產生的科研環境和成品。這樣的視角在全球化時代,不一定時時適合。在美國南加州有不少遊走中美兩地的創業家,他們對兩國異同有以下看法:美國擁有、亦繼續開發更先進的基礎技術,但中國在開創商業模式上更有效率。兩國可以互補、互相學習,而成品是大家共享的。

也許你會覺得:新的商業模式又怎樣了? 筆者認為,既然著眼點並非純為知識追求的科研(如宇宙學), 討論優劣時必須考慮到對日常生活的改進。即使歐美擁有更先進的技術,但如果以擠牙膏方式推出的話,對平民百姓有意義嗎?中國的確 “只” 是玩盡了現有技術 — 例如電子支付、運輸實時到站資訊 — 但至少成果顯著。美國在這兩方面遲了兩至四年 — 以科技發展來說,是永恆。

 

政治上的獨裁,導致新科創思想付之闕如?

文章以中國和蘇聯作為相關例子。但也許篇幅所限,其中的因果關係並沒有釐清。例如說,蘇聯漸漸追不上美國,是因為計劃經濟無法有效分配資源、創造用來投資研究的財富,還是因為缺乏政治自由呢?研究人員不敢推翻現有知識,是因為來自政府的壓抑,還是固有文化的階級觀念呢?(例如儒家。)

這些問題廣而深,筆者只好推薦方潤博格提到的幾本書。要討論一個國家為何強大或衰落,就首先要釐定討論的框架,並衡量各因素的重要性。將社會演變歸咎於任何單一變量,都是不嚴謹的行為。

 

結語

科技發展需要大量資金、人才和政策的配套;而成果隨時翻天覆地,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甚至是對自身的了解。怎樣才能將維持發展、並將冷冰冰的科技導向 “善”,這是我們時代面對的問題,討論千萬不能懶惰。同時,科學、科技產品的優劣並非情感能定奪;如果真的不忿氣人家更強的話,自己也強大起來吧。

Related Posts

勿忘童真:米高.法拉第 (Michael Faraday)
大數據/AI 速寫:探測引力波的幕後功臣
當網台主持侃侃而談「量子電腦」威力,行內看法比較審慎
根據的根據:道德和政治哲學要不要隨時代再思?(下)
心智的未來:2050科幻大成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