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發展中,究竟自身觸覺重要還是正規學歷重要?(二)

Share Button

上次想談的,是正規知識和非正規知識的分野。我本來想帶出一些關於效能(effectiveness)的個人想法。

我對效能的定義,就是能夠達致預期結果的努力,包括想法、理論、方法或行為。

人總希望付出的努力,會達致一些想要的結果,不希望努力大都白廢。要努力達致想要的結果,就要做有效的事情,而有效的事情就是能夠帶來期望結果的事情。

就以事業來說,生涯教練、培訓師或諮商師通常教人定立長期、中期及短期目標,這些目標要和你想達成的目的一致等等。例如只想把工作做好,和想做主管、管理,它們要具備的心態和做的事情不一樣。想做主管的話,不是你認為自己做事出色,就能夠能夠帶領團隊,兩者是不同的技能、能力。很多人心裏好想坐這些職位,可是現實裏卻被自己看不順眼的人騎着,一味認為自己「好做得」,於是整天葡萄別人坐了這些職位,抗拒溝通、合作。這些心態和行為能夠令自己達成自己好想要的結果嗎?

不管想達成什麼結果,一般人認為做對事情非常重要,做對事情可達到想要的結果,做了不對的事情,就算多努力也白廢。現今職場,很多老闆都要求員工在有限時間、資料、資源下達成任務並符合要求,效能因此更形重要。

量度效能,我用達成效果的滿意度 ÷ 所動用資源的多少(包括時間、人力、物力、努力)。這是基於遺傳論的一項假設,為了提高生存機率,生物需以最少資源,去達致最大效益。

不少人類行為體現了這點。例如,建築物入口有一排門全可打開,假如當中有一、兩度門已被打開,即使它們前面堆塞了人,很少人會選擇使用其它沒被打開的門,人們儘量從已被打開的門進出,就是不想自己動手開門,既然有些門已經打開了,為何不用呢?類似行為可以從上面的遺傳論觀點理解(簡單來說就是以逸代勞)。可見人們大都希望付出最少努力得到最大效果。

可是,回顧我們自小接受的教育,以至投身社會以來所受種種訓練,會發現很少告訴我們怎樣令努力更有效。一些普及心理學,如NLP之類,宣稱能幫助我們更有效達致想要結果,但我們發現真正效果很少。

這令我思考到正規(或形式)知識vs非正規(或實用)知識、真實效能vs形式效能、專業主義等一系列問題。

很多人談知識型經濟,說現在很多工種都需要知識才能從事。然而不同專業需求不知識,很多專門知識皆很難應用於其它工作。英國學者雷文斯(Reg Revans,行動學習法始祖),原是劍橋物理學家,大戰期間,為免被徵召去做武器,他改行教管理學。那個時代,知識的可轉移性(transferability)仍被視為可能。

專業主義令知識細分。今天很多領域越來越專門化,不少行內知識,一旦離開這個行業,就很難應用在別的地方。

以設計為例,筆者記得三十到二十年前,假如你讀視覺傳達,很多和設計相關的工作,例如廣告、刊物、標牌/導示、商標、包裝、零售環境,你都能做,重要的是視覺原理、創意等方面的訓練。但在今天,很多設計工作,都已被專門化,很多僱主聘請時,都要求應徵者在該領域裏有最少幾年資歷,他們普遍不相信一個做了10年8載刊物設計的人可以做品牌或導示設計,因為:一,刊物設計有很多專門知識難以轉移到品牌或導示設計,二,品牌或導示設計本身有很多專門知識並非任何設計師都懂。

根據劍橋字典的定義,專業是需要特別訓練才能從事的工作。

有些工作,沒受過嚴格訓練的話,是沒法從事的,例如工程、科學。

但有些工作,即使沒受過相關訓練,很多人仍會覺得他們能夠給予意見或指點。例如設計、廣告、行銷等,即使技術性的部份,他們未必懂,但意念、創意、美學這些部份,往往人人有看法,人人都認為可以用自己的看法指導、給意見,反正這類事情不像蓋房子、造飛機、開刀等必需受過訓練不然就會塌樓、出事。

於是,一些沒那麼科學化、技術性行業,它們的專業性從何而來呢?

我們也許馬上就想到專業的東西必然比不專業的更好、更幫到我們、更滿足我們要求,但真的是這樣嗎?

筆者記得唸工業心理學時,教授說過,有些人沒讀過什麼書,他們用自己的方法做生意、打理團隊,一樣可以做得很成功。有些知識,例如管理學,是當機構有一定規模,需要標準化、系統化的方式和工具(例如什麼VMV、KPI、ROI)做事時才管用的。

但不見得不用這些方法做就不成。

我有一套沒經過研究證實的個人理論,就是把效能分為真實效能(real effectiveness)和形式效能(formal effectiveness)。

真實效能就是這樣做的話通常可以達到預期結果,或不這樣做的話幾乎一定出事的知識或方法,例如火箭科學。這類知識或方法的有效性並非由社會、制度界定,而是它本身有效。

形式效能則是人為的、屬社會建構(Lev Vygotsky’s Social Constructivism theory of knowledge (Vygotsky, 1978; Vygotsky, 1978))的東西。某些知識之所以有用、有效,頗大程度上是社會、文化、團體等界定,例如在某個行業裏大都這樣做,而被制度化、標準化的知識、做事方法或流程,不這樣看或這樣做的話,就會被認為不專業、外行,甚至無法投身這種工作。

形式效能分有形和無形。

有形的形式效能來自制度。一些行業藉着制度確立該行業的專業地位,例如入行門檻、發牌、守則等規管,律師、醫生若違規被除牌,便無法執業。心理學家、諮商諮師等等,亦通過這些制度,確立其專業資格。

對業界,制度、規管保障行業的專業性及保障業內人士的地位。若你花十年八載學醫、讀法律、唸心理學,很自然不希望任何人拿一些山寨治療、外行意見等來分一杯羹或插一腳,也不想行外人隨便指指點點、給意見。

Porter (1979) 的五力分析解釋了這點,例如,越難入行、越少競爭者、沒其它替代品的行業,行業的優勢越受保障。

執業資格、專業規管等,屬有形制度。但有些行業沒有這些制度,他們的專業性來自無形制度。

例如行規、行內通用的理論、方法、流程,這些可被稱為約定俗成。

當某個行業不是太多人從事,業界普遍採用、客戶普遍接觸過的一些理論、方法、流程,就形成了行規或業界標準。例如,品牌識別(brand identity)、視覺導示(way finding)、心理治療,都有很多業界普遍採用的知識、方法,提供這些服務的顧問或僱用他們的客戶,接觸過這些做事方式便會以它們為業界標準。

不見得你採用這些方法或流程幫客戶建立品牌識別,就能夠幫助客戶達到目的。不見得不採用某些方式做視覺導示,就一定不成。只是當整個行業,從供應商到客戶都採用某些方法做事,你不熟悉這些方法,就很難從事這些工作,業內人士和客戶會認為你業餘、外行、山寨。

我稱這種知識為正規/形式知識(formal knowledge),這類知識屬人為、源於制度或約定俗成,是社會文化建構(socioculturally constructed)的產物,並非天然或本身有用,不過你想從事某方面的事情就必需懂,否則便是不專業,或無法從事。

形式效能只保證專業人士運用他所學的專業知識及技能,提供專業意見或服務,卻不能保證這些服務真正有用,例如幫到人客達到目的、令人客滿意等等。

有一個本港例子,政府2000年起10年間,找品牌顧問、設計顧問做香港品牌。由研究、設計、宣傳到翻新、再宣傳,前後花超過2,000萬,實際成效卻一直備受公眾質疑。這類顧問有一套專業的做事方法與流程,不只是做設計,還會做諮商、研究、分析等等,單是這些流程足以消秏幾百萬。假如你是平面設計師,說自己也可以做品牌識別,而且可以比現在這條飛龍漂亮多倍。但只是不懂得或不採用顧問的做法,便足以令業內人士認為你外行、不夠專業,客戶(政府)不會把這個任務交給你。

假如不懂得形式知識,就難以從事某些工作。

真正有用、幫到人客,或令人客滿意,是實際效能。

正統教育、培訓,教的多屬形式效能,很少教你真實效能。後者多屬自己揣摩回來的心得,亦難以轉移、傳授。一班人一同跟同一個師傅學功夫,有些人好打得,有些人不好打。大家學的都一樣,同一批招式、同一批技術,有些人學得好,成為出色武者,有些人學得沒那麼好,只是個習武者。

大家學的東西一樣,是正規知識,可以傳授,人人學到。

但能否成為出色武者,就是非正規知識,也是真實效能,多是自己揣摩、掌握回來的內在知識、心得,難以教人。

專業主義保障形式效能,不能保證真實效能。

例如,你自己或你認識親友有某些長期病,看了一個又一個醫生。醫生用盡他們的知識、技術,都沒法真正醫好你或你的親友。可是醫生用時間和他的專業知識去幫你,不管是否醫好你,你也得付診金。

基金經理也一樣。他們考了相關牌照,在行內有一定資歷,才可管理基金。但基金能有否好表現卻沒法保證。即使往績很好的基金經理,也不能保證基金一定賺錢。然而你買了一只基金,不管回報如何,也得付基金管理費。

你發現,很多專業都是這樣。

很多人會抱怨花錢僱用專業服務,未必得到滿意結果。心理諮商、心理治療、室內設計、平面設計等,也許是被抱怨較多的行業。專業人士不可能保證一定幫到你達到結果或令你滿意,你僱用他們,只是僱用他們的時間和專業知識。專業不專業在乎是否具備足夠的專業知識,用這些知識去提供服務,並符合專業操守、指引(如有的話)。

但當某個行業多人從事,人人用自己的見解、看法,各施各法、各行其是,就很難用行規、標準去確立行業的專業性了。一些入行門檻相對低的行業,例如平面設計,不要說沒有任何專業守則等規管,就算未讀過平面,亦可從事。只要有人客找你做設計,你設計出來的東西令人客滿意,就行了。

表面看來,形式效能好像除了保障專業人士的地位或生計之外,便毫無意義。你有病看醫生,是想真的醫好。又或者生活、事業、生意遇到問題,去找專業人士,是想真真正正幫到自己解決這些問題,而不是想聽專業術語、技術細節、統計數字,或只是跟足指引做足流程。

但認真想想,你會發現專業精神對客戶並非全無意義。相反,不少人,包括專業服務的提供者和客戶,都以一種破壞專業性的方式,提供及僱用專業服務。

教育界人士不能夠保證把你的子女訓練成高材生,但他們接受這方面的訓練,對教育理應比社會大眾、家長具備多些知識及不一樣的見解。家長把子女交給學校、教師,是因為教育界理應懂得一些他們不懂的東西及有着不同的想法,才把子女交給學校。當學校、教師為了迎合家長訴求,家長要學校教什麼、怎樣教,教師就教什麼和怎樣教,那麼家長便無法得到跟他們自己的想法不同的東西,那麼他們為什麼不自己教呢?

設計、心理服務等很多行業亦然。很多行外人僱用這些服務,都以自己喜好、想要什麼,去指導、要求專業人士提供什麼。是的,不管設計思維、心理行業,都強調人客自主,但人客自主不是說人客說什麼就迎合。例如人客說想自殺,專業人士不會成全你。這不只是客戶方面的問題,服務提供者亦有責任。有些設計師喜歡標榜自己能夠滿足人客需要,並以此衡量設計師的能力,人客不一定知道什麼對他們是有用的,他們要求的也不一定是好的。

之前說,專業知識不保證一定達到人客目的(例如醫生不一定醫好你),而專業知識並非絕對(例如沒讀過書的人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做生意和作管理)。專業人士只是對於所從事的事情花過精神作深廣的鑽研,專業方案需要根據特別的知識,這是人們不自己做,要來找你的理由。

人們生活上、工作上、事業上、關係上、生意上遇到情況,其實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處理,不一定要找諮商師、顧問。人們之所以僱用這些專業人士,原因之一,往往是專業人士懂得一些他們未必懂的知識,有些跟人客不同的的看法。即使是平面設計,意見人人有,但一些工藝標準(如排字學)、視覺原理、認知原理、視覺傳達知識,是專業的設計師的基礎訓練。若設計師本身缺乏這些知識,就無法提供這些意見,人客想要什麼就提供什麼。假如有醫生,人客想吃什麼藥就開什麼藥,或有心理學家,人客想聽什麼說話就講什麼話,但求人客喜歡、滿意,你會認為他們儘責嗎?

專業不專業,除了是否根據專業知識,是否講求方法亦是一大分野。

諮商是重要一環,諮商過程亦包括研究、調查、分析。不管是根據對客戶心意的揣摩、猜度,或亂石投林式提供一批方案供客戶選購,沒經過諮商就提供方案便是不專業。假如客戶不想溝通,只求我想怎樣你就怎樣,那麼他就得不到專業方案。

近年看見不少公共項目,都以招標形式僱用設計。這種僱用方案的方式,很大程度略過諮商這個重要過程。

前面談過的實際效能,很大程度上是難以轉移、傳授的東西。一班人跟同一個老師學畫畫、學音樂、學功夫、學數學,老師教同一樣的東西,有些人學得好、有些人學得沒那麼好。這種智能某程度上可能是先天的(Raymond Cattell’s theory of Fluid Intelligence)(Cattell, 1963),亦可能是早年培養出來的認知方式,不管它來自什麼,一般來說,人長大後很少會再突然提升這方面的效能。但正規/形式化的知識,卻是長大後仍能夠學習的東西(Raymond Cattell’s theory of Crystallised Intelligence)(Cattell, 1963)。專業人士並非特別聰明、特別了不起,專業知識絕非「包得」、「包保滿意」。專業之所以稱為專業,是專業人士深廣地掌握、學習和自己從事的事情的相關知識,並根據諮商提供幫助而已。

References
Cattell, R.B. (1963). Theory of fluid and 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 A critical experiment".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54. p1–22
Porter, M.E. (1979). How Competitive Forces Shape Strategy.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59(2). p137–145.
Vygotsky, L.S. (1978). Interaction between Learning and Development. In Gauvain & Cole (Eds.). Reading on th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New York: Scientific American Books.
Vygotsky, L.S. (1978). Mind in Society: Development of Higher Psychological Processe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Related Posts

博士生貼士:英國留學 VS 美國留學
生涯發展中,究竟自身觸覺重要還是正規學歷重要?(一)
淺談佛教﹝一﹞ : 玄奘法師對中國佛教的影響
物理學中的「可能性」與「不確定性」
科研新手的煩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