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以律人極寬待己的自欺欺人(下)

Share Button

誰決定我們的世界?

「所有的經驗本身都不是成功或失敗的原因,我們不必因為經驗受到打擊,因為我們不是由經驗所決定,而是由我們給予經驗意義,最後來決定自己。」—— 阿爾弗雷德·阿德勒

在眾多心理學說和心理學家中,如果要數最人性化的,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必定位居其中。用現今的話來說,阿德勒是一個很「貼地」的心理學家,讀他的學說時,你會發現他不是單純地相信人性,而是非常明暸人性的脆弱。阿德勒的個體心理學(Individual Psychology)對後來的人本主義心理學有著很重要的影響,而自卑情結(Inferiority Complex)在當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阿德勒相信「信念帶來行動」,這信念是指我們對自己和世界的定義,亦可以稱之為生活形態(Life style),這種信念在我們四、五歲時便會形成,並且影響我們以後的行為。儘管我們長大後發現這種生活形態不適合自己,但因為我們太習慣、太熟悉這種形態,我們寧願不作出改變。這種「信念」就是一種認知偏誤。認知偏誤之所以是偏誤,是因為我們是以自身經歷去建構社會現實(construct social reality),我們是基於主觀的經歷和感受去看社會、看世界,而非基於客觀事實,並產生各種「信念」。

人們認為自己不能改變是因為性格使然,其實是「相信」自己不能改變;而阿德勒强調這只是生活形態使然,就是想告訴我們並非不能改變。他「相信」生活形態不是由外在因素決定,而是自身的選擇。面對作出改變這個難關時,阿德勒歸因於自己,而非外在成因,使自己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如果人們把責任歸於自己並相信自己能控制情況(internal locus of control)時,他們會更有動力去作出轉變。

但阿德勒的這種想法並非來自認知心理學,他的學說來得更早,是基於古希臘的目的論(Teleology)。「因為我是這種性格,所以我做這樣的事。」是屬於決定論(Determinism);「因為我希望這樣,所以我這樣做。」是屬於目的論。決定論常常被視為和自由意志(free will)的存在有衝突,因為決定論主張所有事都由因果定律所支配,所有事都是注定的、可計算出來的、必然會發生的;但目的論則認為人的行為是由目的主導的,我們能夠選擇自己的路。阿德勒就是基於決定論,相信人們可以改變自己不喜歡的生活形態。

回想一下歸因的方法,當好事發生時,我們傾向歸因於自己的優點;當壞事發生時,我們傾向歸因於外在環境因素。前者是相信自己能夠控制局而;後者亦然,只是環境不利自己。某程度上,我們都相信、希望自己是有能力的,而不是一切都被決定了的。但為何面到困難時,我們卻要自我設限,認為自己做不到、不求進步?

為甚麼選擇相信阿德勒?

我們為甚麼要相信阿德勒所相信的?世間有太多的事說不清楚,是性格還是行為?是先天還是後天?是注定還是選擇?我們擁有自由意志還是被輸入了程序的機械人?科學家、心理學家、哲學家等可以為此辯論一輩子。

但我很喜歡一個故事,華梵大學哲學系教授冀劍制反問他一位因為自由意志不存在而感到高興的學生:「是不是因為你很沒意志力,做什麼決定都失敗,所以如果自由意志不存在,那你的失敗就都是注定的,不用感到懊惱,是這樣嗎?」把失敗歸因於決定論,是多麼不負責任的想法?學生說是,而冀教授便說,他不會和這樣的人做朋友的。學生感到詫異,教授再解釋,如果學生是錯的,明明自由意志存在卻選擇相信沒有自由意志,這樣的人不值得做朋友;如果學生是對的,一切都是注定的話,那他也注定不會和學生做朋友。「你選擇自由意志不存在,這個選擇不可能是『正確的選擇』,而我選擇相信自由意志存在,這個選擇卻不可能是『錯誤的選擇』。因為,如果自由意志真的不存在,就沒有真正的『選擇』,但如果自由意志確實存在,則我的選擇是對的,而你是錯的。」

在此不是要證明誰對誰錯,而是不相信自由意志的存在,對於我們和我們的社會來說有甚麼好處?如果選擇相信自由意志不存在,一切都是注定的,我們再說下去也不能改變甚麼;但是選擇相信自由意志的存在,我們可以改變我們曾經以為不能改變的,你會怎樣選擇?如冀教授所言,相信自由意志的存在不會是一個「錯誤的選擇」。而相信阿德勒的這種思想:在這個由自我定義的世界中,把原因歸於自己,把責任交給自己,由自己決定自己,這不會是一個「錯誤的選擇」;但明明我們可以決定自己,卻自我設限,不相信自己,把一切訴諸命運、性格和天賦,這卻不可能是「正確的選擇」。

「決定自己的是自己,而不是環境、教育或素質。既然生而為人,就沒有『除了現在的生存方式,沒有其他生存方式』這種事;既然生而為人,就永遠都有其他的生存方式。」神經學家維克多·弗蘭克 (Viktor Emil Frankl)在《超越宿命,超越自己》(Im Anfang war der Sinn)一書中寫到,他曾和阿德勒共事過,這也是阿德勒學說的精神。我們只需要拿出一點勇氣選擇相信,這並不單單是選擇相信阿德勒,而是選擇相信自己、相信自由意志,由我們作這個選擇的一刻開始,我們的世界馬上因為我們的認知改變而變得不一樣,我們把自己的命運交回自己手中,由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和價值。

 

延伸閱讀:

關於如何實踐阿德勒的思想,可以參考其著作《自卑和超越》(What Life Should Mean to You)和近年非常暢銷、由岸見一郎和古賀史健合著的《被討厭的勇氣——二部曲完結篇》(首部曲是關於阿德勒的思想,二部曲是關於實踐)。

而關於自由意志,可參考朱立安·巴吉尼(Julian Baggini)的《你以為你的選擇真的是你的選擇?》

Related Posts

自我中心乃衝突之始
嚴以律人極寬待己的自欺欺人(上)
創意解難:用創意處理真實情況,除了新,還要有用
因為太聰明,所以不幸福?!
靈性消費主義:發財禪(二)之催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