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Button

今天最多人傳給我看的,是有線新聞部,就動物傳心作出的報導。尚記得兩年半前果籽成立之初,我跟一眾編輯們開會時,曾提出要拎屋企貓咪的相,告訴傳心師們牠走失了,能否幫我找回。現在想起,我慶幸自己最後發現這報導手法的不足和不全面,我得承認當時抱着的心態,就是「要玩揭發、要爆、要Hit Rate」。

此刻當動物維權記者多年了,接觸了很多很多不同的主人、義工和動物界的人,希望跟大家分享,自己不認同有線新聞部報導方向和方法的原因。

1. 當傳媒的,是有義務揭發不當的事情,説的是偷竊搶劫殺人放火等等100%無可置疑的錯事,這情況下傳媒可考慮是否要指明道姓犯罪者的身分。可傳心報導一事上,有線記者完全公開了傳心師的身分,並暗示他們有欺騙騙財之嫌,敢問記者們是已肯定了傳心是百分百的騙局嗎?什麼叫作全面的報導,是也應邀請曾被傳心師就動物情況説準過,解決過問題的主人接受訪問,那才是一個包含正反兩面的討論。現在單方面只報導傳心師的失誤,而又公開傳心師的身分,並暗示他們亂收費用,讓受訪的傳心師背起了大騙徒之名,是有線記者們想做到的效果嘛?

2. 工聯會那部分,記者在踏入工聯會一刻,已抱着不信任的態度,然後在攝影機前説就僅自己未能跟動物溝通,那又代表什麼呢?我聽説過傳心的課堂上,同學們會彼此拿大家的寵物作練習,例如會讓同學問一下自己的貓咪,是愛雞雞還是魚魚呀,然後再看同學有沒有成功透過傳心知道答案。那有線記者上的課堂上,有説準過動物思想的學員嗎,有就此如實報導出來嗎?

3. 有線記者們也許沒當個主人。傳心,或多是少是主人尋安慰和希望的方法。前年年末,看着伴了自己18歲的老貓一天比一天虛弱,在傷心難過無助的一刻,我雖自問對傳心也是半信半疑的,但還是付了300元給一個自選的動物救援組織,作為請一位傳心師為我的老伴溝通的費用。傾談內容有説中,有説不中的,不多不少讓我存疑,但我得知了老貓希望自己最後的一餐能吃最愛的罐罐。你能想像,我為着似乎明白了老貓其中一個小希望,而有多感恩和感動嗎?傳心,其實也是給主人的安慰,就像玩塔羅牌也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事,有必要去揭開筒中的真偽,打破主人們一個絕望中的小希望嗎?

中立,以全面的報導來引起注意和討論,是我們應有的責任,面對這等「信不信由你」的事情,何不採取一個open question的切入點?

Related Posts

港媽媽出走瑞士,當狗保姆換宿
最瘦場主,助人助動物,動物的幸福中轉站
[治癌新法] 港大改造沙門氏菌 動物率先受惠
探訪貓貓cafe,究竟是為自己,還是為貓?
根據的根據:道德和政治哲學要不要隨時代再思?(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