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的另一面不是理性,背後是個龐大的系統

Share Button

跟受情緒問題困擾的人士對話,令我注意到一件事,關於他們的情緒問題,他們了解得比我們想像中更清楚,而他們有更多想法,是我們不知道的。

最近有位有情緒問題的人士說失業了,想別人給他介紹工作,但他只說有什麼興趣,沒說他懂得做什麼。

我問他有什麼懂得做,他不答我,只給我看些文章,是關於工作不應只為金錢,也要帶來滿足感、成就感和意義等等。

我估計他可能是想找一份有滿足感、有意義的工作吧。我說,你不告訴人自己懂得做什麼,別人怎幫你留意呢?他就說打字,然後我問他還有呢?他就說想一直聽歌聽一百年。

一般人想幫人,聽到這種回應,正常也會感到很挫敗吧:你是否真的想幫自己呢?你到底有否聽我說什麼呢?

過了一會,我才想到他可能想表達些什麼,只是我當時太急於用我的想法去幫他,完全忽略了他有自己的想法。

人們往往對別人的情況有自己的看法,便想給意見,忽略了對方經驗過什麼,我們是一無所知的。很多時候我們所說的,他們也想過,而他們所想的卻比我們所想的更多。是我們跟不上他們,不是他們跟不上我們。

讀過書的尤其喜歡用書本知識去幫人、去分析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用來分析對方的理論或道理都太表面、太簡化、不符合現實。例如認為對方的問題源於缺乏理性,於是我們就想就講道理、曉以大義。

很多問題不是講道理就能夠解決,尤其情緒問題。假如以為人有情緒問題是由於不理智、不懂得理性思考,就大錯特錯了。

用理性、理智就能夠解決的,就根本不成問題。受情緒問題困擾的人士當中,不乏聰明才智之士,有理性思考能力,可見情緒的反面不是理性。

1977年,精神科醫生George L Engel提出生理心理社會模式(biopsychosocial model),用來說明很多心身疾患並非由單一成因導致,而是一系列複雜和交錯的因素共同產生的。自此,這個看法在精神科和心理學被普遍接受。日常生活裏,人們遇到各種情況,要作某個決定或某個反應,很多時並非如想像般理性,背後其實受很多因素推動而不自覺。

當人們談論心態、情緒、看法等等時,往往覺得這些東西好像是能夠自控和選擇,不知道它們背後有複雜和互相影響的因素。情緒的背後包含了生理因素如遺傳、體質,心理因素如性格、認知,社會因素如成長條件、際遇等。有些因素可以透過自律、訓練、培養等調節(心理因素如認知,和部份生理因素如體格),有些比較難掌控(社會因素如成長條件、際遇,和部份生理因素如遺傳)。故一個人的性情、心態等,其實是極其複雜的系統。

這是對心理健康的一種較現實、全面的看法,我稱為systemic,它不只是「整全」的意思,亦形容一件不為意的小事能夠影響整個系統,產生某個意想不到的問題。

現實包含了一大堆data,有些人認為現實是它所包含的全部data的總和。假如你是這麼認為的話,很抱歉了。Data本身不具意義,意義是透過不同方式建立出來: – 個別資訊之間的關係 – 這些關係的各組組合型式 – 人從這堆組合中發現什麼理序、規律

這些東西並非data本具的,而是人附加上去的。故現實不單是data的總和,而是更多。「系統裏小小一個因素有可能影響整個系統,產生意料以外的結果」這一點更令現實難以用幾個簡化的原則或邏輯去預測。

一個心理問題涉及極多而且複雜的factors間的互相關係,包括前面提及的生理、心理、社會因素。人的一生,就龐大和複雜得多了。試想你每天在社交媒體活動,留下了一大堆無序數據,大數據分析根據一些criteria,發現出好幾個你的生活結構和模式,但這和真實的你,很多時候已經相差甚遠,更何況是你整個人生?更不要說整個社會、世界了。

很多人幫人的時候往往忽略了現實中每個人都是獨特和複雜的系統,認為對方的問題可以用理智、理性去理解、解決(例如講道理、說教),是很天真的想法。

如實觀是儘可能看原始數據(即:事實、事實、事實),並且分清事實和看法。

每件事情包含極多原始數據,即使只是日常生活或工作中一個小問題,我們往往只看到一部分事實,卻忽略、遺漏其它部份。一旦遺漏,即使用超級計電腦去計算,也會計錯,可況是用人的看法?人和電腦的重要區別是,在看事情時,已經加入看法(推論出來的東西),然後把這些看法看到的當做事實。這還不只,人們很多時根據這些推論,再作推論,由此遠離基本事實越來越遠。

但是,很多人幫人的時候仍然忽略了每個人都是獨特和複雜的系統,妄想用自己的道理,去說教、去「點醒」人。這些道理,往往只令對方覺得:「我都知,可是,你明白我嗎?」

Related Posts

信念不等同真實
大數據/AI 速寫:天氣真的能影響心情嗎?
靈性消費主義:發財禪(五)之既非科學又非靈修
靈性消費主義:發財禪(四)之信錯假希望帶來的災難
坊間賣弄「正念」變作安慰劑,濫調無助面對困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