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黃錫木《基督教典外文獻概論》

Share Button
宗教是人類社會特有的信仰現象,但對其看法,則各有不同,單是經典論文已有很多爭辯。這一事實,令當今不少基督徒在研讀聖經上,遇到一些疑問和難題。儘管出現這些爭辯,卻引發大量有益的爭論和討論,通過這種形式之思辯,各種問題均得以逐漸澄清,最後得益者,仍是讀者與信徒。
今讀黃錫木教授的<<基督教典外文獻概論>>(以下簡稱《基》)略有所感,故提出一些個人觀點,以作回應。

 

1. 經目比對
本書先從宏觀角度綜合介紹,如作鳥瞰,讓讀者易於掌握整體內容,繼而釐清定義,並指出坊間作品對一些詞義之誤解,混淆等,作出檢查。
本論文將所有不論新、舊的偽、次經之成書年期及作品內容,都有一個精簡概述,其中包含經目比對和經本考證,性質屬於偽經的細密考查,從中,我們可以查見疑偽、次經的全部細目,並可深入了解每一部疑偽,次經的相關資料。此外,每部經又提供簡便的概述效果,舉凡該部疑為典外文獻的登錄狀況,及「存」、「佚」與否,均一目了然。
再者,作者疑為典外文獻之素材,將其來歷概括區分,逐一論述,諸如新,舊約的次,偽經的譯本、版本、體裁……將其歸類,於文中皆有適當的釐清。

 

2. 參考資料
《基》書所涉獵的材料甚廣,無論中外書籍、文章等,皆有涉及,各家之作不乏其中,尤以專論文章為甚,達九十二本之多,可見作者在搜集資料方面,一絲不苟,內容充實。對於進一步發掘或研究典外文獻者,實具極強之指導作用。
基督教傳入中國已數百年,竟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少與教內各派作出協調;反之,各派所屬教會互相攻擊,各有指責。本書作者,用客觀事實去探求聖經更真實的一面,利用典外文獻加以追尋真理。這對基督教宗教事業實百利而無一害,亦符合社會發展及研究之需要,可謂實事求是。他承受著輕視典外文獻者之眼光,仍努力不懈尋求真理,這種勇敢的精神,就是厲行耶穌基督的使命。昔日耶穌傳道,曾特別前往不為猶太人所看重的撒瑪利亞城。按照傳統,猶太人視撒瑪利亞人為外邦人,在當時的社會情況下,雙方拘泥於自我的尊嚴,互不往還。(約4:5-26)但主耶穌曾親自突破了這種傳統觀念,並以身作則,表現出勇敢的精神,毅然走進撒瑪利亞,為人類締造和好的榜樣。現在我們要自問,處於二十一世紀如此昌明的時代,基督徒應否勇敢地面對眼前的事實──典外文獻的存在?

 

3. 歷史文獻
不論《次經》或《偽經》,雖未被教會所重視,但常為《正經》所引用,如《新約.猶太書》中就引用了《以諾書》和《摩西升天記》的內容。又《以斯拉五書》和《以斯拉六書》兩者俱為典外文獻,由于他們產生年份甚早,對聖經多處作出很多補充,並且為聖經解釋了若干問題。
溫偉耀教授說:「基督教時常強調其比別教較為優勝之處,在於其教本身有詳盡的史實支持,事事皆有跡可尋。」現今擺在面前的典外文獻,既能將聖經的歷史作追本尋源,彌補其不足之處,並使之更臻完善,為何教會卻不太重視?
本書作者清楚闡釋正典和典外文獻的歷史關係及價值,或詳或略地申論於文中,使有志研究此課題之後學者,獲得黑暗中之明燈,也對當今教會研習基督的歷史起著積極的意義。

 

4. 典外訊息
全書最好之處,不在乎如何編寫、陳列……,而是帶出一個很重要和強烈訊息──真正基督的背景及思想。讀者萬勿小看這點,當今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佛教,也是後人發現佛典中隱含著一個佛陀的重要思想,至佛滅後七百年,這思想才被弟子廣泛弘揚,否則,今天的佛教,我相信未必有如此大的成就。略述其事,以資證明。
佛在世時無分大,小乘佛教,在西元第一、二世紀之間,印度佛教界出現了新的學派,他們自稱大乘;以釋尊作為榜樣,而把只求取阿羅漢果,著重個人解脫的派別,貶稱為「小乘」。大乘的主要思想,本源自原始的<<阿含經>>之中,可惜這種偉大的思想在早期不受重視,直至西元二、三世紀間,才被龍樹菩薩發現,現成為佛教徒追求的最高目標。
由此可見,求取真理之精神是不可或缺的。若然當時沒有龍樹等人承先啟後,將佛教的「正典」(《阿含經》)加以研究,尋根究柢,恐怕今天的佛教界就算沒有如此壯大!同樣道理,基督教的典外文獻,既然與其教之正典有著息息相關及不可分割的關係,為何當今教會不投放更多資源及加以重視、研究?也許,有一天,在典外文獻裡發掘出更多驚世之資料,對基督的思想有所重整,亦不稀奇!

 

5.結語
綜觀上述,無論正典、外典、偽經、次經,只要是有價值的就是好典、好經。基督教或各宗教信仰者,均應站在維護教義及史料的價值立場上作出判決,切勿盲目對疑偽經、次經採取強硬之排斥手段。如果我們換個角度,從「文獻史料」的觀點,重新檢視這些倖存典外文獻中的偽經、次經,總會發現它們具有不朽的傳世價值,例如張略教授說:「此類典外文獻,讓我們能夠充分掌握猶太基督與非猶太基督的不同發展,從而了解基督教的起源,這種重要史料實具有參考價值。」又佛教的《四十二章經》,很明顯是採用道家的《道德經》章節之編輯形式而寫成的偽經,但它卻是中國第一部佛經,對中國佛教日後發展影響殊深。又道教的《老子化胡經》,經中說孔子是老子的學生,釋迦牟尼是老子的轉世化身,顯然這與當時儒、釋、道三家鬥爭有密切的關係。這本偽經卻隱含著三家互相爭持的『大論題』──重要史料。
我認為:一個能忠於其教的信徒,特別是對其本教的教義、歷史及文獻史料有鍥而不捨的精神,單憑這點,已值得各教的信徒學習、敬仰,因為他已樹立一個積極及正確的宗教研究者的典範,與及發揮著言教及身教的效用。當然,作者如能在本書詳盡闡釋各篇典外文獻的歷史變化,自然更臻完善,這恐怕又是另一部巨著!
我最後希望《基》書能幫助孕育、催生一些持久生命力,甚至可能促使後來的學者在此基礎上進行研究的工作,並從中得到啟發或刺激,如此,才能把他們的學術再推進一大步。當代基督學者,不能僅僅滿足于只是向世界提供豐富的現實材料,而是需要運用考古材料,闡揚基督歷史思想而與國際學術接軌。當然,這一任重道遠的事業,決不能一蹴即至,但我對<<基>>書特別寄予厚望,因為從它邁出的頭幾步中,我們已經可以感受到一股蓬勃的思想力量和無窮的朝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