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IS:一眾媒體說不通IS,唯獨「她」見解透徹

Share Button

嚴格來說,IS並非源自阿爾蓋達

法國恐襲震驚全球,當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公開承認恐襲責任之後,全球群眾紛紛議論:「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主義、敍利亞難民 / 局勢、IS」等一系列主題。然而,香港人普遍對伊斯蘭世界陌生,對IS表面印象是一批嗜血的變態狂徒,借宗教之名殺戮,未清楚他們強烈的建國意圖。可惜,各大香港、台灣媒體堆砌雜亂的專題探討,失焦失準,專欄博客急急參與論戰,意氣用事;結果,沒有理順事件關鍵底下,令大眾對問題依然一頭霧水。
坊間陸續出版分析IS的著述,卻少有跳脫西方部分偏狹觀點,扼要精準交代實情的整理,而洛蕾塔.拿波里奧尼(Loretta Napoleoni) 的著作則屬例外。她在國際「馬德里俱樂部」擔任反恐經濟學研究小組主席,並且早就注意IS的發展,甚至成立私人機構研究恐怖組織財務,她蒐集許多IS的資訊,將近年研究心得寫成《這才是伊斯蘭國﹗》(The Islamist phoenix),洛蕾塔的見解極有助我們一探究竟。[註一]
11c0e5bb6b005056991e7e
IS原初只是寂寂無聞的聖戰組織,能夠在短短三年間極速崛興,箇中因由必先交代兩位關鍵人物,一位是老祖宗「阿布.穆薩布.扎卡維」(Abu Musab al-Zarqawi),然後才輪到現在IS領袖「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就是扎卡維啟蒙出今天的巴格達迪。

不懂扎卡維,不懂IS建國精神

zarqawi_a01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少年時期的扎卡維只是個四處惹事的小混混,二十歲左右終於嚐了5年的牢獄之災,就在獄中他信奉了「薩拉菲主義」(Salafism),渴望回復伊斯蘭教原初社會規範,並重建中世紀伊斯蘭哈里發國家(khilāfa)。他未有勢力之前最先加入「聖戰士游擊隊」。直至2000年,扎卡維才首次與拉登碰面,你或許以為兩名恐怖分子遇上了,自然一拍即合「做世界」,這就大錯特錯了。拉登第一時間希望扎卡維加入阿爾蓋達組織(基地),但扎卡維有自己的理念,他對滿腦子只知攻打美國的拉登沒有興趣,認為如果不先由遜尼派安定局面,什葉派遲早建立龐大世俗化政權,邊緣化甚至驅趕所有聖戰士離開;而且,扎卡維最想先擊潰約旦政府,建立正式的伊斯蘭哈里發國家,這就是目前伊斯蘭國繼承了他的精神,積極實現建國大業。
2003年8月,他首次策劃兩次自殺襲擊,一次炸死巴格達的聯合國代表團團長及一些成員,另一次使人駛一輛炸藥車炸死了伊瑪目阿里清真寺的125個什葉派信徒。他以實際行動呼召極端遜尼派聖戰士團結一致,先安內誅滅什葉派,以建國為首要目標。幾乎同時期,當拉登成為阿爾蓋達領袖時,扎卡維集結一批聖戰士終於組成了「獨一真主與聖戰組織」,不久再名為「伊拉克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n Iraq ,ISI),這時候他還未與拉登扯上關係。殊不知,伊拉克什葉派領袖領袖薩德爾開始挑釁遜尼派,此時拉登才驚覺扎卡維有先見之明,便以組織領袖的身分邀請扎卡維加盟,將ISI納入阿爾蓋達旗下的小分部,名為「伊拉克阿爾蓋達組織 / 伊拉克基地組織」,拉登表態認同先安內,展開宗派鬥爭的重要性。
不過,拉登此後並未積極展開宗派鬥爭,而是繼續著意對抗美國,雖然也樂見建立統一而強大的伊斯蘭國家,但種種跡象顯示,他絕無扎卡維的意志將理念實踐,只視之為遙遠的理想;而扎卡維接受邀請,也不過視為過渡期,因為實力未足,暫時忍耐在拉登組織之下。隨後,2006年扎卡維戰死,組織發展停滯。直至2010年,曾經是扎卡維手下的巴格達迪接掌了組織,他不但同樣信仰「薩拉菲主義」,也繼承了扎卡維的建國精神,並將組織名稱改回 ISI;到了2013年接納敍利亞聖戰組織「努斯拉陣線」合併後,又改名為「伊拉克和黎凡特(沙姆)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Levant (al Sham), ISIL / ISIS)。這期間巴格達迪專注實際戰事,擴充勢力,對外卻保持低調,製造神秘色彩,但執行上早已不服從阿爾蓋達的命令,也陸續佔據了伊拉克和敍利亞部分土地。到了2014年6月,組織實力飛躍,無須倚靠金主國資源,財政、行政、軍政自立,他終於高調露面,宣稱繼承穆罕默德以現代「哈里發」自居 (此前有四大哈里發),將組織名為「伊斯蘭國」,宣告將要建立「哈里發國家」。可見,有網媒交代IS最初源自阿爾蓋達分支,其實略有誤導之嫌。

美國放走 「巴格達迪」,看不穿他是恐怖領袖

Abu-Bakr-al-Baghda_2965558k
那麼,巴格達迪的崛起是怎麼做到呢?1971年他在伊拉克出生,一直宣稱自己就是先知穆罕默德直系後裔。事實上,巴格達迪的家族宗教背景濃烈,兄弟叔伯若不是「伊瑪目」(伊斯蘭導師),就是任教邏輯、修辭學和阿拉伯語的教授。他在巴格達大學完成了伊斯蘭神學院博士學位,畢業後亦擔任過「伊瑪目」,這種背景令他往後以宗教領袖的威信,神秘先知的形象,帶領初期ISIS感召信徒建立哈里發國家,是非常有利的基礎。更重要的是,巴格達迪具領袖魅力之餘,行事堅忍沉著,2009年他在美軍「布卡營」被釋放出獄,在戰俘營中,美軍絲毫不察覺巴格達迪的本領,看上去完全不像極端遜尼派分子,出獄一刻還跟美軍說笑:「唯們紐約見﹗」是故,當他2014年宣布為現代「哈里發」時,美國為看不出這位恐怖對手感到相當震驚。
總之,巴格達迪在2010年接掌 ISIS 後,立即看中了阿拉伯之春後敍利亞的亂局,這方面絕對是時勢造英雄。原本,敍利亞人民只是和平向政府表達民主訴求,也是阿薩德答應過民主改革,但他出爾反爾,除了動用國家軍隊鎮壓,還借用什葉派伊拉克武裝部隊、黎巴嫩真主黨、及伊朗革命軍支援,終於令不少敍利亞人民靠向激進組織,展開反政府內戰。
可是,巴格達迪決定參與敍利亞反政府戰鬥,並非為了協助當地人民建立遜尼派政府,而是「趁火打劫」(擴展勢力),那時周邊阿拉伯國家紛紛化身為「金主國」,背後出錢資助不同大小組織的聖戰士,希望推翻小阿薩德政府後瓜分利益。而另一邊廂,小阿薩德政府除了取得伊朗支持外,還加上俄羅斯;而美國背後向遜尼派反政府陣營出售武器。巴格達迪看準形勢尋找金主,那時卡達、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等國都意欲支持他,也間接取得了一些歐美的現代武備。(2003年後候賽因政權沒落,伊拉克的亂局不遑多讓)
於是,巴格達迪借敍利亞亂局迅速擴展勢力,訓練好優秀的聖戰士,殘殺什葉派信徒,以恐怖手段震懾其他聖戰組織,由於他以穆罕默德直系後裔自居,脅迫不服從的遜尼派組織歸附,留下的必須忠於ISIS 。所以,早前當大家讀到新聞報導:「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承認發動法國巴黎恐襲,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巴勒斯坦哈馬斯(Hamas)以及伊斯蘭聖戰組織(Islamic Jihad)等武裝組織的領袖,均發聲明譴責巴黎恐襲。」此刻便完全明白,既然啟動了宗派鬥爭,其他組織只有聯合針對IS,而且之前ISIS迅速壯大,也暴露了他們腐敗和衰弱。出於這個原因,巴格達迪利用敍利亞擴展勢力後,另一邊也很快擊潰了伊拉克政府軍,佔據兩地不少油田和煉油廠,同時切斷了連接到土耳其的輸油管,掌管了龐大收入來源,構成自主經濟。

IS只是「宗教變態佬」搞恐怖主義?

現在,你們會有種錯覺,誤以為巴格達迪領導ISIS起家後,他們的殘殺和恐怖主義,建立伊斯蘭原教旨生活,禁止任何婦女參與討論,出外必須佩戴面罩,撥女人給出色的聖戰士等等。按道理,即使歐美不持續空襲,他們終會不得民心,遲早衰亡。洛蕾塔告訴我們事實遠非如此。
首先,他們的戰鬥力不斷上升,無甚麼聖戰組織可以對抗,自有其原因。他們在敍利亞及伊拉克的恐怖手段,不過是其中一面,
一位逃離敍利亞的反政府戰士指出:
「ISIS之所以能吸引許多人,因為它是個更好、戰績更輝煌的組織,他們的士兵也受過比較嚴謹的軍士訓練。你一定要明白,大部分投入這場戰爭的人都不具備任何戰鬥技能,這些士兵只不過是來自敍利亞和世界各地的孩子。尤其是來自國外的年輕人,雖然熱血激昂地準備參戰,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拿槍。在中東地區的所有武裝團體之中,伊斯蘭國展現出最專業的形象,讓志願參戰的人相信他們會提供完整的軍事訓練。更何況,伊斯蘭國一旦鎖定關鍵目標,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如果你是有意參戰的人,一定也會選擇加入最優秀的團體。」
這份光榮感和建國熱情,遠遠超越艱辛的訓練和利益。根據一份上年度解密的美國國防部文件顯示,伊斯蘭國普通步兵月薪非常低,每月只有$41美元,泥水匠每月也平均有$150美元,可想而知,他們對建立宗教國家的動機大於一切。而且巴格達迪征服之處,並不會猜忌新加入的成員或降兵,同時一些地方行政會邀請百姓參與討論。
相對於阿爾蓋達組織長期積弱,在軍事策略和宣傳保守,未重視配備歐美先進武備,訓練不足,無法吸引優秀的聖戰士加入。此外,拉登的組織風氣相當「離地」,他和骨幹成員自恃是貴族階級,並不尊重一般百姓,必要時更壓榨他們。

IS竟然搞社會福利?

相反,ISIS務求讓征服的地方維持基本穩定,制止偷竊,劃出一定比例的財政支出當作福利,平均分配食物給歸附他們的百姓,協助麵包廠營運,甚至建設孤兒服務處,協助小孩尋找家人,教導人們如何維修電路,甚至為小童接種疫苗,防止疾病傳播。
更意想不到的,是巴格達迪的知識並沒有浪費,巴格達迪盡管有著薩菲主義信仰,而且崛起建立在扎卡維開啟的宗派鬥爭之上,但實際操作卻是實用主義,混入了現代的財務管理,有專人負責會計、核數,將每天過百萬計的賣油收益,以及略奪而來的金錢、稅收,通通認真管理,大小戰爭牽涉的資源損耗和死傷,全部計算在內,年度財務報表製作得非常專業。
還有,當你們以為ISIS在網上發布割頭影片,甚至將伊拉克什葉派民兵、警察的頭顱當成足球踢,「對內」一定會嚇走很多人民。這只說對了三分一,敍利亞、伊拉克局勢向來混亂,有能力的人已不斷離境,恐懼的人紛紛逃難,餘下的並不憎恨ISIS的做法。當地人民並非完全未見過聖戰組織的殘暴,九十年代甚至有過在家長面前,斬掉兒童頭顱當足球踢的例子。現在兩地政府不得民心,違反承諾,貪腐嚴重,洛蕾塔親自訪問一位遜尼派百姓對ISIS殘暴的看法,
他卻說:
「當我看見這些人把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和警察的腦袋當成足球踢的時候,有甚麼感想?我覺得正義總算得以伸張了﹗」

做人要信教,手段要「實用」

「對外」呢?ISIS擅用社交網絡為人所熟知,那些殘暴的影片只會嚇怕歐美社會絕大部分的人,卻成功招攬各地更多激進穆斯林青年返回中東建國。此外ISIS還會透過網絡宣傳軍事優勢,如何用狙擊槍輕易解決伊拉克政府軍,又以精美的海報製造建國願景,這對感召激進遜尼派和青年十分有效。巴格達迪深知猶太復國主義終使以色列建國,而他目前的做法,一如上演伊斯蘭版本的「哈里發復國主義」,尤其在阿拉伯世界,伊斯蘭導師長時間歌頌穆罕默德及四大哈里發時期的輝煌,即使部分穆斯林未必同意激進方式建國,但對於建立哈里發國家依然充滿想像,這絕非純粹借宗教凝聚忠誠的手段,伊斯蘭國的確透過軍事力量點燃了新希望。
由是觀之,IS成功打造了所謂「擬態國家」,一方面透過宗教軍事領袖起家,回復原教旨生活規範,並以建立哈里發國家為核心號召,再配以系統的財務管理和軍事訓練,運用先進的武備擴張,熟悉社交網絡進行各種心理戰。這是十年前比IS更富有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絕不能批擬,阿拉法特及不上巴格達迪的領導和才智更不在話下。
所以IS開創的是嶄新局面,它的根源雖然由宗教而起,繼承了中世紀的宗教理想,配以近代薩拉菲主義信仰,確實要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但是,IS發起的軍事行動卻不是單純的宗教戰爭, 恐怖主義也只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目的,一些傳媒只突顯IS的宗教恐怖絕對失焦。他們始終著眼於先安內的宗派鬥爭,而不是拉登心中「遠方的敵人」。他們也不循阿爾蓋達的舊模式,而是迎合先進科技、財務管理的新策略,以能夠換取優勢和利益的實用主義為操作哲學。
文 / Y編

 

[註一]
洛蕾塔.拿波里奧尼(Loretta Napoleoni)著:《這才是伊斯蘭國﹗:史上最強「暗黑經濟體」,用營銷策略顛覆全球秩序》(THE ISLAMIST PHOENIXT: The Islamic State and the Redrawing of the Middle East Loretta Napoleni),究竟出版社,20157月。

Related Posts

阿拉伯探究熱潮:被掩蓋的智慧宮
為什麼中東不能齊心攻打伊斯蘭國?

1 Response

  1. Pingback : 這才是IS:一眾媒體說不通IS,唯獨「她」見解透徹 | gooclass

Leave a Reply